關於茂盛

茂盛院長

茂盛院長自傳:好孕傅承 航向幸福

 李茂盛院長


千里迢迢到他鄉專研試管嬰兒

民國69年,我在中山附醫擔任主治醫師時候,在研發基金會的協助下,前往台大向當時不孕症大師李鐵堯教授學習一年,才又回到中山繼續生殖相關領域研究。在1985年,承蒙徐千田教授協助,有幸至美國賓州大學與GACICA教授學習生殖醫學相關研究,由於學習期間僅短短一年,要有豐盛的成果實不容易,總要犧牲禮拜六、日的假期在實驗室裡面工作。當時和我一起學習的有七位(分別來自於日本、土耳其、巴西及以色列等國家),僅僅三四個月後就有兩位,對於研究内容無法符合教授的期望而離開,最後只剩下五位完成相關研究學習。一行人在各自專長領域日以繼夜不停的學習,因為一年需要兩篇研究報告,相對需要相當的努力,無論日、假日,甚至是大雪天,都無法阻擋我積極向學的心,連外國人看到都不禁佩服起亞洲人的決心跟毅力。

剛到美國時有點水土不服,因初到美國教授讓我到圖書館找資料,看哪些是自己感興趣的、想要的,整理後擬出計畫再與教授進行討論,其與之前學習的經驗完全不同,一時會抓不到頭緒。因此一方面要專心在學習研究上,另一方面又要準備論文,真的很辛苦;那時因試管嬰兒剛起步,所以我選擇針對此一專題做學習研究,每天早上我到賓州大學實驗室拿卵泡液、顆粒細胞其生殖的研究培養,看顆粒細胞類固醇分佈狀況、動情激素、黄體素、男性賀爾蒙等的狀況,以比較卵子本身的成熟度、品質及受孕狀況,並進行分析及比較。也因在這裡學習到濾泡的研究,而奠定了與國外的合作模式及學習到一些臨床的試管嬰兒操作技術。

期間,徐千田教授會經常關心學習狀況及論文進度,因此在完成論文後會即時在半夜就傳給徐教授,戰戰兢兢的專注學習相關研究技術,終於順利在美國的第一名的生殖醫學期刊Fertility and Sterility 雜誌發表第一篇論文,之後一回到台灣後就馬上發表第二篇論文。
 

成立中山附醫生殖中山 本土成功案例

準備回來台灣前,特地去参觀很多國外的生殖醫學研究中心,包含獲諾貝爾醫學獎之英國不孕症治療先驅愛德華茲(Robert G. Edwards)、波恩診所(Bourn Hall Clinic),以及維吉尼亞州等,期間並和愛德華茲博士深入討論研究試管嬰兒刺激療程及實驗室的情形,所以讓我對試管嬰兒的認知倍加成熟,愛德華茲博士甚至讓我跟他嫡傳大弟子普林斯頓更進步一研究及討論,相互砥礪;而維及尼亞州是美國第一位試管嬰兒的州郡,在美國試管嬰兒權威喬治亞娜·西加爾·瓊斯(Georgeanna Seegar Jones & Howard W. Jones夫婦)其所主持的實驗內學習,讓我試管嬰兒技術也日益純熟;之後飛到波士頓大學附設醫院和當時的生殖醫學中心探討試管嬰兒的技巧,最後到耶魯大學跟艾倫教授學習......。因每個中心都有其學習優點,經歷世界一等的生殖中心洗禮後,讓我對生殖醫學計畫已有相當雛型,在回到台灣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工作,就全心投入其生殖領域中,當時中山附醫規模尚小,僅有一百床左右,因無多餘的空間可以成立生殖中心,故當時只能於廁所所旁邊約三坪的小空間成立,克服拮据的環境下進行相關研究,甚至於1986年就有成功案例順利懷孕,且於1987年順利誕生第一例試管嬰兒,是全台第一例試管嬰兒,也是台灣第二家成功誕生試管嬰兒的醫院(第一家是榮總),但因榮總團隊是由國外支援完成,完全由台灣本土成立的試管嬰兒中心的醫院是中山附醫,亞洲地區當時也只有台灣成功誕生試管嬰兒。

在當時,台大及長庚等醫院也曾派人至國外學習生殖醫學技術,但還没有成功,因此當我發表成功案例時,這兩家醫院都相當震驚,並專程到中山醫大附設醫院參觀及學習,在看到簡陋環境及設備時,更驚訝我們的設備如此簡單,為何能成功?也因為受到這件事的砥礪,他們於兩年後也陸續發表了成功個案。故做好試管嬰兒除要具備實驗室的背景內分泌學的概念及培養學的基礎等皆要相互配合,而我對於這些都很了解,因在美國賓州大學所學習到細胞培養,及各實驗室學習所累積經驗,故遇到問題都能迎刃而解,才能有出色的表現。
 

投入本土生殖醫學領域 備受各界肯定

希望能夠提升台灣在生殖醫學相關領域研究,以嘉惠更多民眾,所以我們生殖醫學團隊積極投入相關研究,之後也獲得相關的回饋,包含:
  1. 1990年因政府尚未規範捐卵生子問題,因此就超越當時韓國、新加坡,成為亞洲第一個案例。
  2. 1993年也順利誕生亞洲第一位四胞胎之試管嬰兒。
  3. 1994年為避免夜取卵,而影響醫師正常的家庭生活,而首先引進長療程的作法,讓台灣試管嬰兒之療程邁入新的里程碑。
  4. 1996年,對於無精症患者的治療也注意了,利用翠丸單槍取精方式,讓無精症患者利用單槍取精之方式,除沒有傷口外,也不用開刀,可以輕易的完成取精,進而順利誕生自己的小孩。
  5. 1997年的時候注意到一些病人年齡老化,或是卵蛋較厚,故無法成功懷孕,利用雷射技術,即將胎胚透明帶削簿一點再植入,助於加強著床率,提高受孕率。
  6. 1997年除了上述問題外,也積極研發讓有遺傳性疾病的家族,如地中海貧血,利用基因遺傳診,而完成全亞洲第一例利用基因診斷技術協助遺傳疾病家族篩除基因問題,生下健康胎兒。
  7. 1980年繼台大後,第一位冷凍胚胎男嬰誕生。
  8. 2000年因胚胎越來越多,要拋棄相當可惜,所以發展急速冷凍技術,利用真空技離技術利用溫度下降到零下206度冷凍囊胚,而順利誕生健康的試管嬰兒,一般是零下196度,此也是世界首例的個案。
  9. 2003年為弱勢族群開創另一生機,為夫妻雙方都是脊椎損傷,利用電極取精方式順利取得精蟲,順利誕生健康的嬰兒。
  10. 2004年發表了台灣第一株台灣幹細胞TW1,係與工研院生物
  11. 醫學工程中心合作,成功自不孕症患者的囊胚中培養出第一株具台灣人遺傳特性的「胚胎幹細胞」(TW1),比國外購入的幹細胞更加適合治療國人疾病。
  12. 2010年我們成功刷新的金氏世界紀錄「共232名試管寶寶齊聚一堂」(當時他們受到中國單位的壓力,要以Chinese Taiwan,因我不同意,故最後以ChineseTaipei),此錄打破2007年所保持的1,180名之紀錄,目前我們也是紀錄保持人。
同時,我們治療超過36個家和地區人做試管嬰兒成功,包括中國大陸、東南亞等王權貴族,2014年活產數已突破10,000名,因這些成就而能獲衛生福利部頒贈國家二等獎章的肯定。
 

飲水思源 為台灣盡綿薄之力

教育領域部分,我在36歲就拿到教授資格,可以說是中南部最年輕的教授,且於1980年榮獲教育部頒贈民國78年度優秀教授;回到台灣至婦產科醫學會發表論文,我約佔了1/3篇幅,當時中山醫只是一個專校,知道中山有這位人物,對中山刮目相看;本人所領導的這個團隊在於生殖醫學上獲獎達17篇,且已發表於國際期刊已達400多篇,常被國際醫療學會邀請擔任演講者及主持人。

至今,本人仍於本著初心,為造福相關病患在生殖醫學領域不斷努力研究:感恩當初各位指導教授的提攜,所以在教育領域用心培育後人;加上熱愛台灣這塊土地及文化,所以積極熱心公益及辦理慈善活動等,因此榮幸被蔡英文總統聘為總統府國策顧問,以協助政府施政,為守護台灣盡棉薄之力。


文章摘錄自《南北走走 東西瞧瞧 - 第二冊》